翮楷vip忒儂

《山河都記得》作者:徐海蛟出版: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山河都記得》是80後作家徐海蛟的新書。這是一本故鄉之書。「故鄉寫作」這個主題,由小說向非虛構偏移,出現了大量的刷屏文章,也出版了不少種紙質書,作者主要以70後為主。在徐海蛟的書裡,能看到親情、鄉愁的延伸,80後或是最後一代有故鄉情結的人--這個說法由這本書得到了驗證。《山河都記得》是一本獻給父親的書。在扉頁上,作者鄭重寫下了「獻給親愛的父親,徐根福醫生」這樣一行字。書以〈父親〉開篇,以〈萬物帶來你的消息〉收尾。在中間大部分篇章當中,哪怕在寫別人,文字之間依然有父親的身影。於是「山河」在本書裡,既是故鄉景物的象徵,也是父親的形象符號,在故鄉與父親共同構成的巍峨當中,一名柔弱的鄉村少年逐漸長大成人,背後的「山河」黯淡成一幅水墨畫,他則是這畫面裡的一抹亮色。在徐海蛟筆下,父親沒有太高的文化,但卻具備那個時代知識分子的風範。父親自學成才成為鄉村醫生,用醫術也用仁心給周邊父老鄉親帶來關懷與溫暖。當然作者也從自己的觀察角度,分析了父親為何樂於奉獻,那是他滿足於走出家門被人尊稱一聲「徐醫生」。〈父親〉一文中,徐根福醫生一時口快誇下海口,對一個身體孱弱的孩子的父親說,如果把孩子放在他家,不出一年就能還他一個強壯、健康的兒子,誰知對方當了真,於是徐家便莫名其妙又多了一個「兒子」,徐根福醫生也沒有食言,一年之後果然把一棵「病秧子」變成了「參天大樹」。這樣的故事讀來讓人莞爾也讓人感動。父親的示範力量,在孩子心目中刻下深深的印痕。想成為父親那樣的人,讓徐海蛟覺得幸福也覺得痛苦。尤其在父親因為一場車禍不幸去世之後,徐海蛟開始感觸到父親留下的「精神遺產」的重量,在此後人生的不同階段,他開始用「假若父親在場」的形式,寫下父親缺席之後的種種遺憾。許多作家的童年,都伴隨茪鷟邞漸h世而結束,但同時另外一個敏感的、充滿豐富想像力的文學世界卻被打開,自此走上創作之路,「你是我無影無蹤的父親,你是我無處不在的父親」,在徐海蛟的文學創作當中,父親不僅僅是一個身份,而且成為一種強大的審美與價值觀。《山河都記得》的寫作是細密的,記憶並沒有像開閘的河水一樣洶湧直下,而是如涓涓細流,通過作者筆端緩緩流出,除了寫父親、母親、叔叔等親人的故事之外,全書的另外一個重點,就是記錄下一個處在童年期、少年期孩子的真實心理:比如倔強地在各種表格的父親一欄中填寫上父親的名字,假裝父親依然在世;比如對一雙旅遊鞋的渴望,因為價格的原因,最終沒能從小叔那裡得到一雙心儀的鞋子,其中內心的曲折變化,被寫得令人微笑也令人嘆息;等待筆友來信的時刻,也寫盡了一名純真少年的懵懂情感。原以為,80後這一代是沒有窮苦與飢餓記憶的,但這也就整體而言,單從徐海蛟的描述來看,起碼包括他在內還有不少人的童年時代,貧困依然如影隨形。由此不難看出,徐海蛟的寫作,是延續茞魒央B陳忠實、路遙等從事「故鄉寫作」這一代作家的風格走下來的。徐海蛟文字裡的命運感,也是從父兄輩那裡繼承過來的。如果說有區別,那區別就在於,徐海蛟的文字在凝重的同時,還有一種靈動的成分在,這種靈動,是80後作家特有的感性特質,為同時代讀者提供了一種親近的可能。最年輕的80後,也到了而立之年,到了承擔起家庭責任與社會責任的重要時刻。80後群體也有一個年輕的概念,逐漸有了「沉默的大多數」的樣貌,作為已經中年或者正在進入中年的一代人,他們在讀什麼、想什麼,也逐漸模糊了。徐海蛟的這本《山河都記得》,或可喚醒他們不少的童年回憶,尤其是鄉村出身的人,會從書裡讀到自己的來處,感受到一種寧靜的憂愁--請相信,這種憂愁不是因為各種壓力所帶來的焦慮,而是沉浸於往事與文學當中之後的一種恬淡的情緒。■文:韓浩月

  • 痔諦溼恀ㄩ 914632
  • 痔恅杅講ㄩ 750
  • 蚚 誧 郪ㄩ ぱ籵蚚誧
  • 蛁聊奀潔ㄩ2020-01-23 18:36:01
  • 珋六桽瞿
跺佷羷

翍靡恅趙悝氪濘旽佽ㄛ※侂赻嘉阰拸侚ㄛ隱△壬齣梣嘎遄悵佳騷嬥憿飪錨間栥◎ㄘ﹝

恅梒湔紫

2015爛ㄗ844ㄘ

2014爛ㄗ93ㄘ

2013爛ㄗ854ㄘ

2012爛ㄗ506ㄘ

隆堐

煦濬ㄩ 奻漆臟埮湮悝

翮楷vip忒儂ㄛ《殘缺的成全》作者:許海濤出版社:九州出版社《月亮與六便士》很多人讀過,毛姆的這部小說以高更為原型,創作了一位名字叫思特里克蘭德的人物拋棄優渥生活追求藝術的故事。讀陝西作家許海濤的長篇小說《殘缺的成全》,看到主人公金曈的命運,竟數度想到思特里克蘭德,如果不是書中濃郁的西安風物景象描寫,讓人物性格被遮掩掉了一部分,金曈身上的那種衝動與落寞,會與思特里克蘭德更加相似。《殘缺的成全》這個書名有兩個寓意,其中的「殘缺」,指的是藏家金曈所收集的古董多是非完整的、帶有瑕疵的老物件,在中國人的命運觀裡面,「月有陰晴圓缺」再正常不過。而在帶有悲觀色彩的命運主基調下,其實隱藏茪@股強大的生存信念,這種信念可以概括為「在殘缺中守望圓滿」。至於後面的「成全」二字可以這樣理解:「君子有成人之美」是成全,「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也是成全,在中國人的精神境界裡,成全可以是皆大歡喜,也可以是用自己悲壯的犧牲換來別人的幸福。許海濤用這個貌似拗口的書名,寫了一個典型的中國人物與中國故事。《殘缺的成全》塑造的金曈,是生活在都市的隱者,只是說不好他是大隱還是小隱,畢竟在隱身於都市生活狂熱慾望的同時,他也有茪Z俗人對文化的追求、對情愛的嚮往,以及歡喜與惆悵、出世與入世等對立體帶來的矛盾感。金曈想要掙脫「這平凡的生活」,且在很大程度上擁有了他想要的生活方式,但最終還是如落入蛛網的飛蟲一樣,掙扎至死。金曈最後留下書信飄然而去生死未卜的結果,與思特里克蘭德在孤島小屋留下滿牆畫作之後銷聲匿跡是類似的,最後的精神家園的破滅,留下無邊空曠與寂靜,讓親眼目睹他們命運的人無語淚流。在《殘缺的成全》中,作者許海濤以旁觀的親歷者的身份切入了整個故事,這製造了一種敘述上的距離感,也給刻畫人物留出了足夠的空間。在狹義上,金曈的遭遇充滿了文化人的宿命,在廣義上,他則是中年群體或者說男性中等收入群體的代表。這個群體,通常會被當成重任在肩、無後路可退的沉默一群人,但在負重前行的時候,支撐他們尋找前行動力的,是他們對傳奇的渴望,他們想成為傳奇或傳奇的一部分,並以一種虛擬獲得的「浪漫」,來抵禦現實的沉重與苦痛,而讀過賈平凹《廢都》、李洱《應物兄》一前一後這兩部小說的讀者都知道,書中主人公的結局必然是失落的。《殘缺的成全》書分三十九章,分別以堯頭窯酒盞、南紅珠串、鳥紋瓦當、秋山晚霽圖等古董命名,在每一章當中,人物的生存狀況、精神性情等,都與所命名的古董有所對應,作者喚出那些久經時光歲月打磨的古董,用以對接現代人跌宕起伏的生活河流,古今銜接對比,呈現出一幅波光盈盈現代版的「清明上河圖」......在書中,讀者可以讀到以金曈與凌麗雲為主線的愛情故事,讀到有關民間收藏的愛恨恩怨,也可以以此為窗口,讀到十三朝古都西安、大秦古都咸陽的當下進行時。小說以富有感染力的筆觸,對西安與咸陽這兩座城市進行了精準的描摹,小區的名字叫「秦王宮花園」,茶館裡的休閒房間叫「漢成帝包間」、「漢武帝包間」,角色行走的地方,有茼雲飧禲B八仙宮、長安酒肆等這樣的地名,種種信息疊加,讓這個李隆基與楊玉環談過轟轟烈烈戀愛的城市,顯得既霸氣又溫婉,如果在《殘缺的成全》裡讀到了這兩種滋味,不妨把它當成《長恨歌》千年之後的餘韻。以城市深厚文化為背景,以收藏這個行當為載體,把生活在古都的現代城市人的幸福與困境如實寫出,這就是《殘缺的成全》所努力做的事,它值得身處古都的人以及別的地方的讀者品味一番。■文:韓浩月作者:弗洛里安.伊里斯譯者:姬健梅出版:商周出版赫曼.赫塞試圖修補婚姻,更想修補壞掉的牙齒;懼怕親暱關係的卡夫卡寫出含情脈脈的情書;性學家赫希菲爾德認為人可以對中間性別懷有無邊無際的想像;普魯斯特和司機私奔;有同性情人的舞蹈天才尼金斯基和女人結婚;化學家威廉斯發明媚比琳睫毛膏,讓姊姊征服了上司......1913那年,現代主義獨領風騷,一群人物用文字、聲音、繪畫、影像領導了革命,改造了世界。繼前作《繁華落盡的黃金時代》,作者將這本新作的主題定調為「愛情」,用幽默、詼諧、高雅且有寓意的口吻,說出一樁樁充滿驚奇、詩意浪漫、荒唐不羈、天緣巧合的名人軼事。涴岆偌桽濂夥眥珛趙蜊賂源砃ㄛ踡ヶ堤怢濂岈佹肉彸椎習秶僅腔笭猁撼渠ㄛ勤衾姻禠せ知玴翋絳濂夥脹撰秶僅撿衄笭湮砩砱﹝澄厥睿俇囡絨腔鍰絳秶僅极炵ㄛ枑詢絨褪悝硒淉﹜鏍翋硒淉﹜甡楊硒淉阨す﹝

褪撮倓濂憩岆猁擄毞狟荎符奧蚚眳ㄛ繪鷩鉎侘霾譬椒儢轀汙磁鈺韁╮ㄐm山河都記得》作者:徐海蛟出版: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山河都記得》是80後作家徐海蛟的新書。這是一本故鄉之書。「故鄉寫作」這個主題,由小說向非虛構偏移,出現了大量的刷屏文章,也出版了不少種紙質書,作者主要以70後為主。在徐海蛟的書裡,能看到親情、鄉愁的延伸,80後或是最後一代有故鄉情結的人--這個說法由這本書得到了驗證。《山河都記得》是一本獻給父親的書。在扉頁上,作者鄭重寫下了「獻給親愛的父親,徐根福醫生」這樣一行字。書以〈父親〉開篇,以〈萬物帶來你的消息〉收尾。在中間大部分篇章當中,哪怕在寫別人,文字之間依然有父親的身影。於是「山河」在本書裡,既是故鄉景物的象徵,也是父親的形象符號,在故鄉與父親共同構成的巍峨當中,一名柔弱的鄉村少年逐漸長大成人,背後的「山河」黯淡成一幅水墨畫,他則是這畫面裡的一抹亮色。在徐海蛟筆下,父親沒有太高的文化,但卻具備那個時代知識分子的風範。父親自學成才成為鄉村醫生,用醫術也用仁心給周邊父老鄉親帶來關懷與溫暖。當然作者也從自己的觀察角度,分析了父親為何樂於奉獻,那是他滿足於走出家門被人尊稱一聲「徐醫生」。〈父親〉一文中,徐根福醫生一時口快誇下海口,對一個身體孱弱的孩子的父親說,如果把孩子放在他家,不出一年就能還他一個強壯、健康的兒子,誰知對方當了真,於是徐家便莫名其妙又多了一個「兒子」,徐根福醫生也沒有食言,一年之後果然把一棵「病秧子」變成了「參天大樹」。這樣的故事讀來讓人莞爾也讓人感動。父親的示範力量,在孩子心目中刻下深深的印痕。想成為父親那樣的人,讓徐海蛟覺得幸福也覺得痛苦。尤其在父親因為一場車禍不幸去世之後,徐海蛟開始感觸到父親留下的「精神遺產」的重量,在此後人生的不同階段,他開始用「假若父親在場」的形式,寫下父親缺席之後的種種遺憾。許多作家的童年,都伴隨茪鷟邞漸h世而結束,但同時另外一個敏感的、充滿豐富想像力的文學世界卻被打開,自此走上創作之路,「你是我無影無蹤的父親,你是我無處不在的父親」,在徐海蛟的文學創作當中,父親不僅僅是一個身份,而且成為一種強大的審美與價值觀。《山河都記得》的寫作是細密的,記憶並沒有像開閘的河水一樣洶湧直下,而是如涓涓細流,通過作者筆端緩緩流出,除了寫父親、母親、叔叔等親人的故事之外,全書的另外一個重點,就是記錄下一個處在童年期、少年期孩子的真實心理:比如倔強地在各種表格的父親一欄中填寫上父親的名字,假裝父親依然在世;比如對一雙旅遊鞋的渴望,因為價格的原因,最終沒能從小叔那裡得到一雙心儀的鞋子,其中內心的曲折變化,被寫得令人微笑也令人嘆息;等待筆友來信的時刻,也寫盡了一名純真少年的懵懂情感。原以為,80後這一代是沒有窮苦與飢餓記憶的,但這也就整體而言,單從徐海蛟的描述來看,起碼包括他在內還有不少人的童年時代,貧困依然如影隨形。由此不難看出,徐海蛟的寫作,是延續茞魒央B陳忠實、路遙等從事「故鄉寫作」這一代作家的風格走下來的。徐海蛟文字裡的命運感,也是從父兄輩那裡繼承過來的。如果說有區別,那區別就在於,徐海蛟的文字在凝重的同時,還有一種靈動的成分在,這種靈動,是80後作家特有的感性特質,為同時代讀者提供了一種親近的可能。最年輕的80後,也到了而立之年,到了承擔起家庭責任與社會責任的重要時刻。80後群體也有一個年輕的概念,逐漸有了「沉默的大多數」的樣貌,作為已經中年或者正在進入中年的一代人,他們在讀什麼、想什麼,也逐漸模糊了。徐海蛟的這本《山河都記得》,或可喚醒他們不少的童年回憶,尤其是鄉村出身的人,會從書裡讀到自己的來處,感受到一種寧靜的憂愁--請相信,這種憂愁不是因為各種壓力所帶來的焦慮,而是沉浸於往事與文學當中之後的一種恬淡的情緒。■文:韓浩月需恅卼衱欸獗梊异ㄛ梊异隙湘佽ㄩ※呥輓擢煉堈華倛葩娸ㄛ筍婓涴笱華源釬桵ㄛョ侔謗硐橾扷婓韌悃笢淰須ㄛ蔚岆蚋詫氪﹋丑珨筒冪撳閥葩ㄛ晢昢恀枙珩頗茩迠蠸漶

堐黍(40) | ぜ蹦(488) | 蛌楷(150) |

奻珨うㄩ翮楷忒儂唳夥厙

狟珨うㄩ翮楷す怢

跤翋佹譪覆性笛敦氿﹚~

燠漆迶2020-01-23

峇梨「開放才能創造,這是陝西作家的一個特點。」今年8月,當得知中國戲劇家協會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陳彥憑藉作品《主角》獲得第十屆茅盾文學獎時,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陝西省作家協會主席、著名作家賈平凹曾發出這樣的感慨。日前,作為一位從陝西走出來的作家,同時也是繼路遙(《平凡的世界》)、陳忠實(《白鹿原》)、賈平凹(《秦腔》)後,又一位獲得茅盾文學獎的陝西作家,陳彥回西安舉行了獲獎作品《主角》分享會,與近千名讀者分享背後的創作故事。面對家鄉人民的熱情,陳彥表示,正是陝西這塊文化熱土滋養了自己的文學創作。「朋友們給的激勵,家鄉給的激勵,生我養我的這塊土地給我的激勵,比什麼都重要。我感覺,我還會寫出更好的作品。」■文、圖:香港文匯報記者李陽波陳彥出生於陝西鎮安縣,一個位於陝西南部的山區偏僻小縣城,其後長期在陝西戲曲研究院工作。此次獲得茅盾文學獎的小說《主角》的靈感,正來源於他多年真實的工作經歷和豐富的生活閱歷。小說記述了主人公憶秦娥從一個放羊娃,到一個縣秦腔劇團的燒火丫頭,再到配角直至主角奮鬥過程的沉浮史。全書近八十萬字的篇幅,時間跨度四十餘年,形象地描繪了改革開放四十年裡一位秦腔名伶的成長史和奮鬥史。《主角》此前已先後獲得第三屆施耐庵文學獎、榮登2018長篇小說年度金榜,是2018年度「中國好書」、榮獲第十五屆「五個一工程」獎。分享會舉辦的當天雖然小雨淅瀝、秋風微寒,但眾多的熱心讀者還是一大早便從四面八方趕來,擠爆活動現場。「非常感謝,今天來了這麼多朋友和讀者。《主角》獲茅盾文學獎,作為一個寫作者,能夠得到創作的這種激勵,很振奮。」開場後,陳彥首先表達了自己的感謝之情,他表示,首先要感謝自己的出生地鎮安縣。因為在改革開放初,陝西鎮安縣的那一代年輕人都有一個文學夢,很多鎮安的文學青年,都在省級以上的刊物發表小說散文,自己就是當時那些熱血沸騰的文學青年之一。正是在這種熱情的激勵下,在自己文學夢的堅持下,他十八歲時發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說,二十二歲時,由於舞台劇創作而引起了陝西省文化廳的重視,調到西安來開始了專門的文學創作。從偏僻的山區小縣城來到文化底蘊深厚的省城,更大的展示平台和文學創作環境讓陳彥如魚得水。此後,他廣泛活躍於戲曲、影視劇、歌曲、散文、隨筆等多個領域,先後發表了《遲開的玫瑰》、《大樹西遷》、《西京故事》、《留下真情》、《九巖風》、《沉重的生活進行曲》、《山鄉縣令》、《霜葉紅於二月花》、《十里花香》、《裝台》等十餘部大型戲劇劇本及長篇小說,三次獲「曹禺戲劇文學獎」、「文華編劇獎」,三度入選「國家舞台藝術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劇目」。其創作的《大樹小樹》獲電視劇「飛天獎」。既寫秦腔史亦寫社會史「《主角》既是一部秦腔史,也是一部社會史。它飽含茠懋|發展的興衰與變遷。我在陝西省戲曲研究院工作近三十年,學習、研究、實踐這門藝術,汲取了很多十分寶貴的營養,甚至形成了一種民間視角的看待社會歷史演進的方式。」談到《主角》的創作歷程,陳彥表示,《主角》看起來創作時間是兩年多,其實應該說是從事創作四十年的生活積累。《主角》的背景就是自己熟悉的院團生活,所以寫的時候非常輕鬆,這種流暢的感覺,就是因為生活積累。他同時又表示,10年前寫第一部長篇小說《西京故事》,算是一種回歸,後來又寫了《裝台》,《主角》是自己的第三部長篇小說。作品獲得了這麼多榮譽,對於一個創作者,是巨大的鼓舞和鞭策。陳彥亦坦言,自己能寫出這麼多作品,可以說是得益於陝西這塊熱土的滋養。「我生活在陝西,這裡是藝術大省、文學強省,這裡深厚的文化傳統,滋養我,包容我,也接納我。這麼多年,身邊一直有一些好朋友,很多年走過來,他們一直鼓勵荍琚C」陳彥深情地表示,這一切的一切,都有賴於今天在座的朋友和讀者,依賴生我養我的那個小縣城,依賴三秦大地,未來自己還會寫出更好的作品。生活中讓作品更接地氣陝西省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美文》雜誌常務副主編穆濤在分享會上表示,陳彥是第四位摘得茅盾文學獎的陝西作家。他的獲獎,對陝西文壇來說,甚至是一種文學事件,「與過去的專業作家相比,現在很多作家都有其他身份,比如律師,比如編劇,但正是在生活中的浸泡,讓他們的作品更接地氣。」散文作家李宗奇則表示,《主角》是一個演員的成長史,也是一部秦腔史,更是一部社會史,「作家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作品中呈現了濃濃的使命感和擔當意識。」當日的分享會持續了四個多小時,簽售環節,與《主角》一同亮相的還有「陳彥小說三部曲」叢書。這套叢書首次以合集的形式推出陳彥的三部長篇小說《西京故事》、《裝台》及《主角》,以插圖本的形式全新呈現三部小說內容。拿茬神蛑佽岔惘W的三部曲叢書,西安讀者李佳非常開心,她告訴記者,陳彥是自己非常喜歡的作者,他的每一部作品自己都看過。「陳彥就和賈平凹、陳忠實一樣,他們都是拿生活寫作、拿理想寫作、拿熱情寫作。他們的筆下每一句話,每一個字,就像我們普通老百姓每天所經歷的一模一樣,可以說寫出了老百姓的故事,也寫出了老百姓愛看的故事。」

《鏡之孤城》作者﹕C村深月譯者﹕劉愛夌出版社﹕皇冠文化出版社看過日本著名推理小說作家─「新本格派」始創者綾C行人的《殺人時計館》,便被他環環相扣的推理情節、精密的佈局吸引荂A可見他思維的厲害。而《鏡之孤城》的作者C村深月也非常喜愛綾C的作品,不但受他啟蒙而開始執筆,筆名的「C」字也是源於綾C。雖然她的寫作風格與綾C的截然不同,但她故事裡精心設計的佈局同樣使故事結尾帶來一浪接一浪出乎意料的大逆轉,讓讀者回味無窮、讚嘆不已。看罷故事簡介,原以為作者以在學青少年為對象,從而探討日本小說時常關注的題材──學校霸凌,藉此反映日本社會問題。但讀蚥附荂AC村細膩的筆觸了無痕跡地觸動讀者心靈,發現故事更適合擁有人生歷練的成年人閱讀。受到同學欺凌但卻不被老師理解及家人體諒的故事主人翁國中生安西心(小心)被恐懼與不安糾纏荂A變成他人眼中的異類「拒學族」。她在自我封閉的時候,卻突然發現自己房間的大鏡子裡另一邊出現一座城堡,一位戴荅T面具的女孩歡迎她到來,而且還有六名國中生在裡面,狼少女告訴他們只要在限期內找到城堡中藏茠漱@把鑰匙,找到的人便可以實現自己的願望。從故事題材可見C村很喜歡看動漫,她直言深受動漫影響,如《哆啦A夢》和《名偵探柯南》等,所以特別喜愛創作奇幻題材的故事。是次故事便以童話裡經常出現的城堡作為題材,並以國中生角色為切入點,因每個成年人都幾乎曾經歷國中時代,她希望更多人對故事產生共鳴。故事前大部分以流暢平實和細緻的文筆描寫七位性格鮮明的國中生內心世界及他們在城堡內的互動。他們內心的掙扎、無奈和恐懼,觸動讀者的心坎,少年時期的生活頓時歷歷在目,讓讀者發出一絲絲慨嘆。再加上小心母親、喜多鳩老師她們與小心真摯的情感互動和其餘六位國中生各自難以啟齒的過去遭遇,使人不禁流下眼淚。看到故事結尾部分,便發現C村一直為故事進行鋪墊,七位國中生加上狼少女的身份充滿懸疑感,直到結尾連串的反轉,由失望變成盼望,到結局時更有一股暖流湧上心頭,讓人感動落淚。看完整個故事不難讓人聯想起東野圭吾的《解憂雜貨店》,兩者皆是以治癒救贖為題材的奇幻懸疑故事,但《鏡之孤城》在文筆及情感描寫方面較前者更真實更撼動人心。綜觀整個故事可以感受到C村受動漫的影響頗深,巧妙的文筆創造了富有畫面感的故事,讀者在閱讀時恍如觀賞茪@部動畫。C村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她的國中生活並不愉快,當時其實也不想回學校,可是卻沒有勇氣不上學,因為在絕大部分人眼中,「拒學族」逃避學校生活,是軟弱無能和不敢面對挫折的表現。為了讓人明白「拒學族」的內心世界,C村運用大量筆墨深入剖析故事裡孩子的內心,反映出孩子選擇不上學是需要極大的勇氣,忍受別人對他們投來異類的目光,同時又要擔心將來的人生,這種壓力不是普通小孩子能承受得了的。而且他們不上學,不應該只歸咎為他們個人的問題,他們其實也充滿幻想和擁有獨立思維,希望遠離不適合自己的世界而活出屬於自己的人生,並渴望家長、教師諒解、尊重和聆聽他們。因此故事完美地呈現不同的成年人與孩子們的互動,從而代入孩子的心態,讓更多人明白「拒學族」的內心世界及鼓勵無助、徬徨不安的人能夠接納自己並尋求身邊人的幫助。現今的工作環境如同學校生活,普遍人認為失業、「裸辭」或頻繁換工作的人皆是懦夫和逃避現實,但有否想過當中不少人選擇跳出舒適圈追求自己的人生是需要莫大的勇氣,他要面對一個新的環境,接受別人冷眼看待,甚至可能要克服很多生活、經濟上的問題。可見,《鏡之孤城》不但幫助讀者重拾過去青春時代的記憶以接納自己,也啟發讀者珍惜當下並同時用另一種角度重新審視自己的思想與人生。■文:梨古拉

燠栠2020-01-23 18:36:01

「開放才能創造,這是陝西作家的一個特點。」今年8月,當得知中國戲劇家協會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陳彥憑藉作品《主角》獲得第十屆茅盾文學獎時,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陝西省作家協會主席、著名作家賈平凹曾發出這樣的感慨。日前,作為一位從陝西走出來的作家,同時也是繼路遙(《平凡的世界》)、陳忠實(《白鹿原》)、賈平凹(《秦腔》)後,又一位獲得茅盾文學獎的陝西作家,陳彥回西安舉行了獲獎作品《主角》分享會,與近千名讀者分享背後的創作故事。面對家鄉人民的熱情,陳彥表示,正是陝西這塊文化熱土滋養了自己的文學創作。「朋友們給的激勵,家鄉給的激勵,生我養我的這塊土地給我的激勵,比什麼都重要。我感覺,我還會寫出更好的作品。」■文、圖:香港文匯報記者李陽波陳彥出生於陝西鎮安縣,一個位於陝西南部的山區偏僻小縣城,其後長期在陝西戲曲研究院工作。此次獲得茅盾文學獎的小說《主角》的靈感,正來源於他多年真實的工作經歷和豐富的生活閱歷。小說記述了主人公憶秦娥從一個放羊娃,到一個縣秦腔劇團的燒火丫頭,再到配角直至主角奮鬥過程的沉浮史。全書近八十萬字的篇幅,時間跨度四十餘年,形象地描繪了改革開放四十年裡一位秦腔名伶的成長史和奮鬥史。《主角》此前已先後獲得第三屆施耐庵文學獎、榮登2018長篇小說年度金榜,是2018年度「中國好書」、榮獲第十五屆「五個一工程」獎。分享會舉辦的當天雖然小雨淅瀝、秋風微寒,但眾多的熱心讀者還是一大早便從四面八方趕來,擠爆活動現場。「非常感謝,今天來了這麼多朋友和讀者。《主角》獲茅盾文學獎,作為一個寫作者,能夠得到創作的這種激勵,很振奮。」開場後,陳彥首先表達了自己的感謝之情,他表示,首先要感謝自己的出生地鎮安縣。因為在改革開放初,陝西鎮安縣的那一代年輕人都有一個文學夢,很多鎮安的文學青年,都在省級以上的刊物發表小說散文,自己就是當時那些熱血沸騰的文學青年之一。正是在這種熱情的激勵下,在自己文學夢的堅持下,他十八歲時發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說,二十二歲時,由於舞台劇創作而引起了陝西省文化廳的重視,調到西安來開始了專門的文學創作。從偏僻的山區小縣城來到文化底蘊深厚的省城,更大的展示平台和文學創作環境讓陳彥如魚得水。此後,他廣泛活躍於戲曲、影視劇、歌曲、散文、隨筆等多個領域,先後發表了《遲開的玫瑰》、《大樹西遷》、《西京故事》、《留下真情》、《九巖風》、《沉重的生活進行曲》、《山鄉縣令》、《霜葉紅於二月花》、《十里花香》、《裝台》等十餘部大型戲劇劇本及長篇小說,三次獲「曹禺戲劇文學獎」、「文華編劇獎」,三度入選「國家舞台藝術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劇目」。其創作的《大樹小樹》獲電視劇「飛天獎」。既寫秦腔史亦寫社會史「《主角》既是一部秦腔史,也是一部社會史。它飽含茠懋|發展的興衰與變遷。我在陝西省戲曲研究院工作近三十年,學習、研究、實踐這門藝術,汲取了很多十分寶貴的營養,甚至形成了一種民間視角的看待社會歷史演進的方式。」談到《主角》的創作歷程,陳彥表示,《主角》看起來創作時間是兩年多,其實應該說是從事創作四十年的生活積累。《主角》的背景就是自己熟悉的院團生活,所以寫的時候非常輕鬆,這種流暢的感覺,就是因為生活積累。他同時又表示,10年前寫第一部長篇小說《西京故事》,算是一種回歸,後來又寫了《裝台》,《主角》是自己的第三部長篇小說。作品獲得了這麼多榮譽,對於一個創作者,是巨大的鼓舞和鞭策。陳彥亦坦言,自己能寫出這麼多作品,可以說是得益於陝西這塊熱土的滋養。「我生活在陝西,這裡是藝術大省、文學強省,這裡深厚的文化傳統,滋養我,包容我,也接納我。這麼多年,身邊一直有一些好朋友,很多年走過來,他們一直鼓勵荍琚C」陳彥深情地表示,這一切的一切,都有賴於今天在座的朋友和讀者,依賴生我養我的那個小縣城,依賴三秦大地,未來自己還會寫出更好的作品。生活中讓作品更接地氣陝西省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美文》雜誌常務副主編穆濤在分享會上表示,陳彥是第四位摘得茅盾文學獎的陝西作家。他的獲獎,對陝西文壇來說,甚至是一種文學事件,「與過去的專業作家相比,現在很多作家都有其他身份,比如律師,比如編劇,但正是在生活中的浸泡,讓他們的作品更接地氣。」散文作家李宗奇則表示,《主角》是一個演員的成長史,也是一部秦腔史,更是一部社會史,「作家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作品中呈現了濃濃的使命感和擔當意識。」當日的分享會持續了四個多小時,簽售環節,與《主角》一同亮相的還有「陳彥小說三部曲」叢書。這套叢書首次以合集的形式推出陳彥的三部長篇小說《西京故事》、《裝台》及《主角》,以插圖本的形式全新呈現三部小說內容。拿茬神蛑佽岔惘W的三部曲叢書,西安讀者李佳非常開心,她告訴記者,陳彥是自己非常喜歡的作者,他的每一部作品自己都看過。「陳彥就和賈平凹、陳忠實一樣,他們都是拿生活寫作、拿理想寫作、拿熱情寫作。他們的筆下每一句話,每一個字,就像我們普通老百姓每天所經歷的一模一樣,可以說寫出了老百姓的故事,也寫出了老百姓愛看的故事。」

鷁睡2020-01-23 18:36:01

《木暮莊物語》作者:三浦紫苑譯者:章蓓蕾出版:天培日本作家對於老殘公寓,尤其是木造一至兩層式的宿舍或公寓式住宅,可說從來都鍾愛萬分。隨意聯想,森見登美彥廣為人所傳頌的《四疊半神話大系》,自然屬於當中的表表者,京都才子把宅男的妄想特質,在宿舍房間的背景設計中發揮得淋漓盡致,令人過目難忘。又或者是日本著名編劇木皿泉,就以名作《西瓜》(2003)為例,講述兩名在信用金庫上班的同事,同是三十四歲的早川基子(小林聰美)及馬場萬理子(小泉今日子),兩人均未婚且過茈革H乏味的生活,結果有一天馬場忽然狠下心來,盜領了三億日圓的公款,從而過荌k亡的生活。後來馬場試探早川,看看她是否願意一起潛逃出國,結果早川選擇了在「快樂三茶」的單身女子公寓中,和其他女性同伴過平淡卻充滿情味的尋常生活,從而帶出平凡女子面對無聊人生,當出現中年危機時所作出的命運抉擇與差異分歧。兩人的取態分歧,正好代表了相信了哪一種態度,從而令人生走上逆轉之路。早川及馬場表面上是「同流者」的關係,彼此有相濡以沫的友情,只不過最終馬場超越了界線而人生回不了頭,早川懸崖勒馬體會到平常恬淡的可貴,那就是信者得變後的相異下場。對於日本作家而言,老殘公寓似乎是一結界所在,大家身居於此已屬迷離境界,隨時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從而去突破現實的樊籬。好了,三浦紫苑當然深明此道,嚴格來說,2010年的《木暮莊物語》與2011年大受歡迎的《啟航吧!編舟計劃》可說有異曲同工之妙。在《啟航吧!編舟計劃》中,男女主角的交往場域正是早雲莊,那是馬締由學生時代已一早在租住的公寓,而香具矢正是房東竹婆的孫女,所以二人的愛情故事也順理成章在此發生萌芽。作者也深明公寓空間運用的趣味,此所以由馬締房中的書海如山,乃至香具矢的廚具滿溢(她為了日本料理的修行和交往對象分手,後來與馬締結婚且經營小料理店),都說明了老殘公寓的重要性,而當「老殘」指涉的不僅為外在的破落情況,而是象徵了一種傳統人情的執--馬締的不合時宜,與香具矢的職人意志,均與世道價值背道而馳,也唯其如是二人才得以在早雲莊活得如魚得水,且能佳偶天成結成連理。而在《木暮莊物語》中,核心主題其實一脈相承。表面上,小說以性來串起一所老殘公寓木暮莊的眾人故事,當中作者不斷突出各式各樣的奇異人物關係,由一女二男的三人同宿、七十老叟為覓性伴侶而入住、有可透過食物預知外遇的超能力女子,以及沉溺偷竊卻事事為被偷看的女子虓Q的上班族等等,每一物語都是非日常的情節來構成,但作者質疑的正是什麼才是日常?在種種匪夷所思的人物關係背後,三浦紫苑和《啟航吧!編舟計劃》並無異致,木暮莊和早雲莊表面上一乖異一尋常,但內裡的人情味濃烈從一而終,彼此之間的關係,如老殘的公寓結構,老朽得不合時宜--也唯其不合事宜,大家才不捨得搬走,而彼此即使不是出入噓寒問暖的相處模式,但久待之後卻不經意地為對方的一切憂心不已,構成互助合體的社群。此所以偷窺男神崎遇上花癡光子,大抵最能體現當中的微妙關係。前者工作上的不順遂,間接令到偷窺樓下的女大學生成為最大的寄託,而與此同時光子其實也一直知道對方目光的存在,只不過選擇視而不見。直至一次其中一名男友以近乎強姦的形式硬上光子,令神崎跳下來破窗救美,大家才真心交代彼此的一切。而三浦聰明的是,並沒有把他們的故事寫成為俗套的愛情橋段,二人之後又回復正常。光子只有在與最愛的男子做愛時,才封上偷竊洞穴,而神崎也別無所求,只望如此的關係可以維持下去,間中二人也會隔茯}穴聊天談心。這就是三浦筆下的古道人情,木暮莊如是,早雲莊如是,在大都會尋一棲身之所,我們更需要這些老舊公寓。■文:湯禎兆ㄛㄗ拻ㄘ俇囡弊模假屏樕窗ㄐㄤ敔嗋庇梉掛毀茼徹懂ㄛ煌煌砃夥飧藷擂萸崝堔奀ㄛ厔啥婌眒薹窒勦挹覂睞簡ㄛ湍覂桵瞳こ假奕煌腄ㄐ

燠梓2020-01-23 18:36:01

《山河都記得》作者:徐海蛟出版: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山河都記得》是80後作家徐海蛟的新書。這是一本故鄉之書。「故鄉寫作」這個主題,由小說向非虛構偏移,出現了大量的刷屏文章,也出版了不少種紙質書,作者主要以70後為主。在徐海蛟的書裡,能看到親情、鄉愁的延伸,80後或是最後一代有故鄉情結的人--這個說法由這本書得到了驗證。《山河都記得》是一本獻給父親的書。在扉頁上,作者鄭重寫下了「獻給親愛的父親,徐根福醫生」這樣一行字。書以〈父親〉開篇,以〈萬物帶來你的消息〉收尾。在中間大部分篇章當中,哪怕在寫別人,文字之間依然有父親的身影。於是「山河」在本書裡,既是故鄉景物的象徵,也是父親的形象符號,在故鄉與父親共同構成的巍峨當中,一名柔弱的鄉村少年逐漸長大成人,背後的「山河」黯淡成一幅水墨畫,他則是這畫面裡的一抹亮色。在徐海蛟筆下,父親沒有太高的文化,但卻具備那個時代知識分子的風範。父親自學成才成為鄉村醫生,用醫術也用仁心給周邊父老鄉親帶來關懷與溫暖。當然作者也從自己的觀察角度,分析了父親為何樂於奉獻,那是他滿足於走出家門被人尊稱一聲「徐醫生」。〈父親〉一文中,徐根福醫生一時口快誇下海口,對一個身體孱弱的孩子的父親說,如果把孩子放在他家,不出一年就能還他一個強壯、健康的兒子,誰知對方當了真,於是徐家便莫名其妙又多了一個「兒子」,徐根福醫生也沒有食言,一年之後果然把一棵「病秧子」變成了「參天大樹」。這樣的故事讀來讓人莞爾也讓人感動。父親的示範力量,在孩子心目中刻下深深的印痕。想成為父親那樣的人,讓徐海蛟覺得幸福也覺得痛苦。尤其在父親因為一場車禍不幸去世之後,徐海蛟開始感觸到父親留下的「精神遺產」的重量,在此後人生的不同階段,他開始用「假若父親在場」的形式,寫下父親缺席之後的種種遺憾。許多作家的童年,都伴隨茪鷟邞漸h世而結束,但同時另外一個敏感的、充滿豐富想像力的文學世界卻被打開,自此走上創作之路,「你是我無影無蹤的父親,你是我無處不在的父親」,在徐海蛟的文學創作當中,父親不僅僅是一個身份,而且成為一種強大的審美與價值觀。《山河都記得》的寫作是細密的,記憶並沒有像開閘的河水一樣洶湧直下,而是如涓涓細流,通過作者筆端緩緩流出,除了寫父親、母親、叔叔等親人的故事之外,全書的另外一個重點,就是記錄下一個處在童年期、少年期孩子的真實心理:比如倔強地在各種表格的父親一欄中填寫上父親的名字,假裝父親依然在世;比如對一雙旅遊鞋的渴望,因為價格的原因,最終沒能從小叔那裡得到一雙心儀的鞋子,其中內心的曲折變化,被寫得令人微笑也令人嘆息;等待筆友來信的時刻,也寫盡了一名純真少年的懵懂情感。原以為,80後這一代是沒有窮苦與飢餓記憶的,但這也就整體而言,單從徐海蛟的描述來看,起碼包括他在內還有不少人的童年時代,貧困依然如影隨形。由此不難看出,徐海蛟的寫作,是延續茞魒央B陳忠實、路遙等從事「故鄉寫作」這一代作家的風格走下來的。徐海蛟文字裡的命運感,也是從父兄輩那裡繼承過來的。如果說有區別,那區別就在於,徐海蛟的文字在凝重的同時,還有一種靈動的成分在,這種靈動,是80後作家特有的感性特質,為同時代讀者提供了一種親近的可能。最年輕的80後,也到了而立之年,到了承擔起家庭責任與社會責任的重要時刻。80後群體也有一個年輕的概念,逐漸有了「沉默的大多數」的樣貌,作為已經中年或者正在進入中年的一代人,他們在讀什麼、想什麼,也逐漸模糊了。徐海蛟的這本《山河都記得》,或可喚醒他們不少的童年回憶,尤其是鄉村出身的人,會從書裡讀到自己的來處,感受到一種寧靜的憂愁--請相信,這種憂愁不是因為各種壓力所帶來的焦慮,而是沉浸於往事與文學當中之後的一種恬淡的情緒。■文:韓浩月ㄛ書店在香港的數量隨蚢q子書的出現逐漸遞減,速食文化侵略的範圍再次擴大,卻未損人們的心靈需要。作為讀者享受的,大概並非用指尖輕掃屏幕,換來一堆文字的便利,而是手握一本實體書,感受它紙張、顏色、設計帶來的質感,細味文字內容的快感。因此一本書是否能夠牽動一個讀者的心,除了文字的內核,還有賴書籍設計師的心力,將書中的文字和內容昇華呈現。■文、圖:香港文匯報記者陳儀雯由「香港設計中心」(HongKongDesignCentre)主辦及香港特別行政區「創意香港」贊助的全新大型設計企劃「設計光譜」(DesignSpectrum)推出四大主題展覽,其中「貳頁--看好設計」將由即日起至11月17日在茂羅街7號舉行,並由在行內擁有多年經驗、跨領域設計工作者周婉美(AmyChow)擔任策展人。周婉美為這次展覽挑選八十本來自亞洲不同地區別具風格的書籍,鼓勵前來觀賞的人親手觸摸和感受。除此以外,場內亦有來自內地、台灣、日本等地的雜誌展出,亦播放周婉美在南京藝術學院訪問設計學院教授曹方以及內地思維頂尖書籍設計師的紀錄片,讓觀賞者能多角度了解書籍設計的語言。以書籍設計傳遞美其中展出的《街坊老店II--金漆招牌》既是一本闡述香港店舖招牌歷史的書,也是一本以紀實手法拍攝的香港老店的攝影集。書籍用了三種不同材質尺寸的大、小書及封面訂在一起拼合而成,當中照片的部分內頁更可以摺疊、延伸,給了讀者多元化的視覺效果和衝擊。《街坊老店II--金漆招牌》的書籍設計師陳曦成曾經在倫敦藝術大學坎伯韋藝術書院修讀書籍藝術,曾經在德國SwatchYoungIllustratorAward2010-BookArt憑藉《月下獨酌》取得大獎,2014年亦在香港憑《老舍之死:口述實錄》獲「香港設計協會環球設計大獎2013」。選擇離開穩定的職業,慢慢走上書籍設計的道路,陳曦成說除了因為遇上賞識他的前輩以外,還因為在《號外》看到書籍設計師孫浚良的訪問而深受啟發。「孫浚良革命性和壓倒性的設計,讓我發現對於書籍設計的思考原來可以很不一樣。」陳曦成覺得孫浚良既是他的偶像,也是他書籍設計的老師,因此便從平面設計師轉向與書籍設計打交道,嘗試創作自己的作品,在當中也感受到不少的喜悅。然而,即使書籍設計看似有無限可能,陳曦成認為它不能離開基本的「遊戲規則」。無論給書籍做任何決定和設計,都必須先圍繞作者寫的主題和文本來展開;其次是考慮目標讀者群、相關研究以及市場需要等因素,同時迎合作者本身的喜好,經過和作者互相了解和討論,將有趣的部分抽出來變成封面,才完成一次書籍設計。「藝術方向、顏色、紙張選擇等,全部都是以文為本。」陳曦成說,促使他每次絞盡腦汁、花盡心思去完成設計,大概是因為愛美是人的本性。他覺得人的觀感中,視覺就佔了百分之八十,然後是其他五官和觸感,所以不同的書籍質感、大小和重量都不同程度地刺激一個人的內心,而「美」是一個讓讀者心動的共同元素。「人的天性就是喜歡美麗的東西,設計上的美學加上豐富的內容,心裡會不自覺地湧起一陣興奮和愉悅感。」因此陳曦成也很希望將自己的創作和「美」帶給讀者,讓人在閱讀書籍內容的時候,也得到另一種快樂。用設計啟發好奇心本身對書籍就有情意結的周婉美,特意走訪出版重鎮南京,除了將幾位頂尖設計師的訪問製作成一部紀錄片以外,也在當中窺探當地的出版行業興盛的原因。早前,周婉美到達南京、下了飛機後二話不說就直奔先鋒書店,在那裡待上五六個小時,僅僅為了觀察當地買賣書籍的情況。周婉美認為雖然內地書業所面對的電子書衝擊也很大,但仍有讀者群懂得珍惜實體書這個傳統媒介。南京除了閱讀人口比例比香港更高以外,周婉美也發現當地書店給予書籍的支持比較多,而且出版社自己也有自己的書店,在此有利環境下出版業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除此以外,擁有冒險的精神、願意嘗試出版冷門書籍,或者將未被關注的題材搬上書架也是其中一個出版業興盛的原因。「他們都很勇敢去做。」周婉美明白香港不一定有如此這般的條件去支持作者或者設計師,但是卻可以從中向他們的精神學習。「南京的設計師都很專注做書籍,他們都有一種鍥而不捨的精神。」周婉美認為書籍設計猶如一場服裝秀,演出過後不一定會有人買那件衣服,卻能夠引起市場的討論,引發觀眾的思考。周婉美認為通過書籍設計只要能在閱讀性和實驗性之間取得好的平衡,就能啟發一個讀者的好奇心,甚至幫助讀者理解裡面的內容。「百分百文字的書,即使讀者能閱讀到每一個字,但也許卻不能進到腦子裡,他們會感覺到沉悶,沒有閱讀性。」周婉美覺得實驗性的書籍在編排文字、紙質和顏色上都讓她對內容印象更加深刻,能帶動好奇心,讓人更深入地探討書中的話題。從實體書流行於市面到現在逐漸面對電子書的浪潮,周婉美見證茖鉹勿僁E,卻有信心紙本書籍永遠不會被取代。「電子書的發展是一個過程,當大家把這件事消化了,就能比較兩者的好處和壞處。」周婉美認為電子書有屬於它快速、方便的功能,我們不能抹煞它的存在。然而,要是希望深入走進一個領域,理解一個主題,傳統書的形式一定會比較扎實。周婉美認為,其他種類的設計一般都帶有實際功能,失去可能就會帶來生活的不便。但是書籍的功能卻純屬心靈,它滋潤人心,擴大人們對世界的認知和解讀。同時,書籍不受時間的局限,一些物品經過長時間會被淘汰,但是書籍的紙張即使會發黃、變舊,仍能讓我們追尋時代的足跡,其中的內核無法為任何東西所取代。﹝雁逌假埻岆奻漆※弊蹬坋珨釦§腔溺眽躓馱﹝﹝

痑竣瑄2020-01-23 18:36:01

「開放才能創造,這是陝西作家的一個特點。」今年8月,當得知中國戲劇家協會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陳彥憑藉作品《主角》獲得第十屆茅盾文學獎時,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陝西省作家協會主席、著名作家賈平凹曾發出這樣的感慨。日前,作為一位從陝西走出來的作家,同時也是繼路遙(《平凡的世界》)、陳忠實(《白鹿原》)、賈平凹(《秦腔》)後,又一位獲得茅盾文學獎的陝西作家,陳彥回西安舉行了獲獎作品《主角》分享會,與近千名讀者分享背後的創作故事。面對家鄉人民的熱情,陳彥表示,正是陝西這塊文化熱土滋養了自己的文學創作。「朋友們給的激勵,家鄉給的激勵,生我養我的這塊土地給我的激勵,比什麼都重要。我感覺,我還會寫出更好的作品。」■文、圖:香港文匯報記者李陽波陳彥出生於陝西鎮安縣,一個位於陝西南部的山區偏僻小縣城,其後長期在陝西戲曲研究院工作。此次獲得茅盾文學獎的小說《主角》的靈感,正來源於他多年真實的工作經歷和豐富的生活閱歷。小說記述了主人公憶秦娥從一個放羊娃,到一個縣秦腔劇團的燒火丫頭,再到配角直至主角奮鬥過程的沉浮史。全書近八十萬字的篇幅,時間跨度四十餘年,形象地描繪了改革開放四十年裡一位秦腔名伶的成長史和奮鬥史。《主角》此前已先後獲得第三屆施耐庵文學獎、榮登2018長篇小說年度金榜,是2018年度「中國好書」、榮獲第十五屆「五個一工程」獎。分享會舉辦的當天雖然小雨淅瀝、秋風微寒,但眾多的熱心讀者還是一大早便從四面八方趕來,擠爆活動現場。「非常感謝,今天來了這麼多朋友和讀者。《主角》獲茅盾文學獎,作為一個寫作者,能夠得到創作的這種激勵,很振奮。」開場後,陳彥首先表達了自己的感謝之情,他表示,首先要感謝自己的出生地鎮安縣。因為在改革開放初,陝西鎮安縣的那一代年輕人都有一個文學夢,很多鎮安的文學青年,都在省級以上的刊物發表小說散文,自己就是當時那些熱血沸騰的文學青年之一。正是在這種熱情的激勵下,在自己文學夢的堅持下,他十八歲時發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說,二十二歲時,由於舞台劇創作而引起了陝西省文化廳的重視,調到西安來開始了專門的文學創作。從偏僻的山區小縣城來到文化底蘊深厚的省城,更大的展示平台和文學創作環境讓陳彥如魚得水。此後,他廣泛活躍於戲曲、影視劇、歌曲、散文、隨筆等多個領域,先後發表了《遲開的玫瑰》、《大樹西遷》、《西京故事》、《留下真情》、《九巖風》、《沉重的生活進行曲》、《山鄉縣令》、《霜葉紅於二月花》、《十里花香》、《裝台》等十餘部大型戲劇劇本及長篇小說,三次獲「曹禺戲劇文學獎」、「文華編劇獎」,三度入選「國家舞台藝術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劇目」。其創作的《大樹小樹》獲電視劇「飛天獎」。既寫秦腔史亦寫社會史「《主角》既是一部秦腔史,也是一部社會史。它飽含茠懋|發展的興衰與變遷。我在陝西省戲曲研究院工作近三十年,學習、研究、實踐這門藝術,汲取了很多十分寶貴的營養,甚至形成了一種民間視角的看待社會歷史演進的方式。」談到《主角》的創作歷程,陳彥表示,《主角》看起來創作時間是兩年多,其實應該說是從事創作四十年的生活積累。《主角》的背景就是自己熟悉的院團生活,所以寫的時候非常輕鬆,這種流暢的感覺,就是因為生活積累。他同時又表示,10年前寫第一部長篇小說《西京故事》,算是一種回歸,後來又寫了《裝台》,《主角》是自己的第三部長篇小說。作品獲得了這麼多榮譽,對於一個創作者,是巨大的鼓舞和鞭策。陳彥亦坦言,自己能寫出這麼多作品,可以說是得益於陝西這塊熱土的滋養。「我生活在陝西,這裡是藝術大省、文學強省,這裡深厚的文化傳統,滋養我,包容我,也接納我。這麼多年,身邊一直有一些好朋友,很多年走過來,他們一直鼓勵荍琚C」陳彥深情地表示,這一切的一切,都有賴於今天在座的朋友和讀者,依賴生我養我的那個小縣城,依賴三秦大地,未來自己還會寫出更好的作品。生活中讓作品更接地氣陝西省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美文》雜誌常務副主編穆濤在分享會上表示,陳彥是第四位摘得茅盾文學獎的陝西作家。他的獲獎,對陝西文壇來說,甚至是一種文學事件,「與過去的專業作家相比,現在很多作家都有其他身份,比如律師,比如編劇,但正是在生活中的浸泡,讓他們的作品更接地氣。」散文作家李宗奇則表示,《主角》是一個演員的成長史,也是一部秦腔史,更是一部社會史,「作家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作品中呈現了濃濃的使命感和擔當意識。」當日的分享會持續了四個多小時,簽售環節,與《主角》一同亮相的還有「陳彥小說三部曲」叢書。這套叢書首次以合集的形式推出陳彥的三部長篇小說《西京故事》、《裝台》及《主角》,以插圖本的形式全新呈現三部小說內容。拿茬神蛑佽岔惘W的三部曲叢書,西安讀者李佳非常開心,她告訴記者,陳彥是自己非常喜歡的作者,他的每一部作品自己都看過。「陳彥就和賈平凹、陳忠實一樣,他們都是拿生活寫作、拿理想寫作、拿熱情寫作。他們的筆下每一句話,每一個字,就像我們普通老百姓每天所經歷的一模一樣,可以說寫出了老百姓的故事,也寫出了老百姓愛看的故事。」ㄛ帡湮腔妗犛ㄛ殼汜帡湮腔佷砑﹝﹝作者:阿尼默出版:大塊文化出版跨足插畫/漫畫/動畫,甫入選2019年意大利波隆那插畫展,負笈捷克後步入純藝術創作的阿尼默,構思十餘年、埋首創作三年,從三個面向刻畫「死亡」這個命題:〈旱溪〉描繪童年初見死亡後內心無以名之的震撼與溫柔回應;〈家蚊〉則雙線並陳地敘說蚊子母親與人類母親面對繁衍下一代的情感掙扎;〈緞帶〉描繪的是「思念殺人」之奇想,刻畫愛情的傷逝和回憶之不絕。阿尼默以高度藝術性的畫面來呈現這幾個縈繞在他心頭已久的故事,並將許多台灣舊時的視覺和文化元素巧妙置入故事背景中。﹝

妢鶬眳2020-01-23 18:36:01

《木暮莊物語》作者:三浦紫苑譯者:章蓓蕾出版:天培日本作家對於老殘公寓,尤其是木造一至兩層式的宿舍或公寓式住宅,可說從來都鍾愛萬分。隨意聯想,森見登美彥廣為人所傳頌的《四疊半神話大系》,自然屬於當中的表表者,京都才子把宅男的妄想特質,在宿舍房間的背景設計中發揮得淋漓盡致,令人過目難忘。又或者是日本著名編劇木皿泉,就以名作《西瓜》(2003)為例,講述兩名在信用金庫上班的同事,同是三十四歲的早川基子(小林聰美)及馬場萬理子(小泉今日子),兩人均未婚且過茈革H乏味的生活,結果有一天馬場忽然狠下心來,盜領了三億日圓的公款,從而過荌k亡的生活。後來馬場試探早川,看看她是否願意一起潛逃出國,結果早川選擇了在「快樂三茶」的單身女子公寓中,和其他女性同伴過平淡卻充滿情味的尋常生活,從而帶出平凡女子面對無聊人生,當出現中年危機時所作出的命運抉擇與差異分歧。兩人的取態分歧,正好代表了相信了哪一種態度,從而令人生走上逆轉之路。早川及馬場表面上是「同流者」的關係,彼此有相濡以沫的友情,只不過最終馬場超越了界線而人生回不了頭,早川懸崖勒馬體會到平常恬淡的可貴,那就是信者得變後的相異下場。對於日本作家而言,老殘公寓似乎是一結界所在,大家身居於此已屬迷離境界,隨時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從而去突破現實的樊籬。好了,三浦紫苑當然深明此道,嚴格來說,2010年的《木暮莊物語》與2011年大受歡迎的《啟航吧!編舟計劃》可說有異曲同工之妙。在《啟航吧!編舟計劃》中,男女主角的交往場域正是早雲莊,那是馬締由學生時代已一早在租住的公寓,而香具矢正是房東竹婆的孫女,所以二人的愛情故事也順理成章在此發生萌芽。作者也深明公寓空間運用的趣味,此所以由馬締房中的書海如山,乃至香具矢的廚具滿溢(她為了日本料理的修行和交往對象分手,後來與馬締結婚且經營小料理店),都說明了老殘公寓的重要性,而當「老殘」指涉的不僅為外在的破落情況,而是象徵了一種傳統人情的執--馬締的不合時宜,與香具矢的職人意志,均與世道價值背道而馳,也唯其如是二人才得以在早雲莊活得如魚得水,且能佳偶天成結成連理。而在《木暮莊物語》中,核心主題其實一脈相承。表面上,小說以性來串起一所老殘公寓木暮莊的眾人故事,當中作者不斷突出各式各樣的奇異人物關係,由一女二男的三人同宿、七十老叟為覓性伴侶而入住、有可透過食物預知外遇的超能力女子,以及沉溺偷竊卻事事為被偷看的女子虓Q的上班族等等,每一物語都是非日常的情節來構成,但作者質疑的正是什麼才是日常?在種種匪夷所思的人物關係背後,三浦紫苑和《啟航吧!編舟計劃》並無異致,木暮莊和早雲莊表面上一乖異一尋常,但內裡的人情味濃烈從一而終,彼此之間的關係,如老殘的公寓結構,老朽得不合時宜--也唯其不合事宜,大家才不捨得搬走,而彼此即使不是出入噓寒問暖的相處模式,但久待之後卻不經意地為對方的一切憂心不已,構成互助合體的社群。此所以偷窺男神崎遇上花癡光子,大抵最能體現當中的微妙關係。前者工作上的不順遂,間接令到偷窺樓下的女大學生成為最大的寄託,而與此同時光子其實也一直知道對方目光的存在,只不過選擇視而不見。直至一次其中一名男友以近乎強姦的形式硬上光子,令神崎跳下來破窗救美,大家才真心交代彼此的一切。而三浦聰明的是,並沒有把他們的故事寫成為俗套的愛情橋段,二人之後又回復正常。光子只有在與最愛的男子做愛時,才封上偷竊洞穴,而神崎也別無所求,只望如此的關係可以維持下去,間中二人也會隔茯}穴聊天談心。這就是三浦筆下的古道人情,木暮莊如是,早雲莊如是,在大都會尋一棲身之所,我們更需要這些老舊公寓。■文:湯禎兆ㄛ作者:李銀河出版: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本書是李銀河四十年來婚姻、家庭與性研究領域的集大成之作,是作者對畢生的研究積累和感悟做的一次系統的總結。從柏拉圖之戀到更加多元化的性取向,從個人願望與習俗規範之間的衝突,到感情的流動性和婚姻的固定性之間的緊張關係,作者通過講述中外婚姻制度、愛情觀念、性觀念變遷的來龍去脈和變化趨勢,一窺世界上不同文化的情愛方式,拓寬了看待兩性關係的視野,並且對於當今中國人所面臨的婚姻、愛情與性的現實困境,以及相關的社會熱點問題,做了極為詳細的觀察和解讀。﹝1949爛9堎ㄛ笢弊佸鵙笥衪妀頗祜菴珨趣屏撱愻樿邦賸▲笢弊佸鵙笥衪妀頗祜僕肮詼鍰◎ㄛ眕●淏婓俴疧袨怓﹜筍祥掩笢弊僕莉絨睿笢弊鏍翋肮襠脹絨巖創炵纂勣郅秉髀疧楊◎ㄛ涴窒詼鍰撿衄還奀疧楊腔俶窐ㄛ寞隅賸淉酉壽腔郪傖睿陔淉葬腔濂岈﹜冪撳﹜恅趙諒郤﹜鏍逜淉習﹜俋蝠淉習﹝﹝

ぜ蹦祜
③腎翹綴ぜ蹦﹝

腎翹 蛁聊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AGよ耦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萇蚔忒儂app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夥厙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ag夥厙狟婥 翮楷忒儂app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忒儂唳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羲誧厙硊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厙桴 翮楷ag 翮楷盄奻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粗き夥厙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羲誧夥厙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厙硊 翮楷AGよ耦 翮楷ag夥厙狟婥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蛁聊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极郤app 翮楷ag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忒儂 翮楷夥源狟婥 翮楷厙硊湮 翮楷萇蚔厙硊掘蚚腎翹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ag极郤す怢 翮楷蛁聊 翮楷粗き狟婥 翮楷萇蚔 翮楷郔陔腎翹厙桴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郔陔唳掛狟婥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軓氈淩 翮楷忒儂諦誧傷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眻畦app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app 翮楷狟婥華硊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萇蚔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app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AGよ耦狟婥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ag夥源厙桴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ag厙桴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app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萇蚔淩 翮楷眻畦app 翮楷腎翹 翮楷app狟婥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萇蚔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眻畦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AGよ耦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萇蚔app狟婥 翮楷agす怢夥厙 翮楷翋畦 翮楷萇蚔軓 翮楷忒儂諦誧傷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郔陔唳掛狟婥 翮楷AG弊暱泆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忒儂諦誧傷 翮楷夥厙踸 翮楷ag夥厙狟婥 翮楷蚔牁す怢 翮楷极郤 翮楷萇蚔厙硊掘蚚腎翹 翮楷厙桴 翮楷萇蚔軓 翮楷极郤app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粗きapp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ag夥源厙桴 翮楷AGよ耦 翮楷ag厙桴 翮楷夥源 翮楷ag厙桴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羲誧夥厙 翮楷AG弊暱 翮楷摩芶 翮楷AG弊暱 翮楷粗き狟婥 翮楷羲誧夥厙 翮楷萇蚔淩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す怢蛁聊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夥厙 翮楷婓盄す怢 翮楷翋畦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ag极郤す怢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す怢 翮楷粗き夥厙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郔陔腎翹厙桴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蚔牁 翮楷夥厙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眻畦app 翮楷app狟婥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翋畦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萇蚔軓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厙硊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夥厙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夥厙 翮楷蚔牁婓盄蛁聊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AGよ耦 翮楷腎翹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す怢蛁聊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AG弊暱泆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夥厙 翮楷忒儂app 翮楷agす怢 翮楷AG弊暱泆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諦誧傷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す怢羲誧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す怢蛁聊 翮楷夥厙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す怢羲誧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羲誧厙硊 翮楷极郤app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AGよ耦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粗きapp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粗きapp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agす怢夥厙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狟婥 翮楷軓氈淩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夥源 翮楷摩芶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 翮楷腎翹忑珜 翮楷羲誧厙硊 翮楷羲誧厙桴 翮楷蚔牁湮泆 翮楷AG弊暱 翮楷夥厙 翮楷厙桴嗣屾 翮楷す怢羲誧 翮楷夥厙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AGよ耦狟婥 翮楷ag夥厙 翮楷agす怢夥厙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諦誧傷 翮楷蚔牁す怢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摩芶 翮楷郔陔唳掛狟婥 翮楷忒儂夥源諦誧傷狟婥 翮楷 翮楷夥源狟婥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忒儂諦誧傷 翮楷夥源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忒儂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婓盄す怢 翮楷 翮楷翋畦 翮楷AGよ耦狟婥 翮楷夥厙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諦誧傷 翮楷厙桴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忒儂app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粗き狟婥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蛁聊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夥源狟婥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翋畦 翮楷す怢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夥厙 翮楷ag极郤す怢 翮楷萇蚔淩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夥厙 翮楷ag极郤す怢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厙硊 翮楷AGよ耦狟婥 翮楷agす怢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ag夥厙狟婥 翮楷忒儂諦誧傷 翮楷羲誧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蚔牁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蚔牁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萇蚔 翮楷羲誧夥厙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app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ag厙桴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蚔牁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粗き狟婥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羲誧厙桴 翮楷ag 翮楷忒儂夥源諦誧傷狟婥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极郤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忒儂夥源諦誧傷狟婥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忒儂app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狟婥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萇蚔忒儂app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萇蚔軓 翮楷厙硊 翮楷す怢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郔陔唳掛狟婥 翮楷粗きapp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腎翹忑珜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羲誧厙桴 翮楷忒儂app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夥厙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AG弊暱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羲誧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忒儂app狟婥 翮楷郔陔唳掛狟婥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AGよ耦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羲誧厙硊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蚔牁夥厙 翮楷AG弊暱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忒儂app 翮楷蚔牁す怢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极郤 翮楷郔陔唳掛狟婥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羲誧厙硊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AG弊暱泆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軓氈淩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app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ag夥源厙桴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蛁聊 翮楷腎翹 翮楷す怢蛁聊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忑珜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狟婥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蚔牁す怢 翮楷す怢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忒儂app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蚔牁婓盄蛁聊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羲誧厙硊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厙桴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厙硊湮 翮楷蚔牁夥厙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す怢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す怢蛁聊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忒儂諦誧傷 翮楷夥厙踸 翮楷摩芶 翮楷app 翮楷厙桴 翮楷す怢蛁聊 翮楷羲誧厙桴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app 翮楷厙硊 翮楷app 翮楷蚔牁夥厙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羲誧 翮楷諦誧傷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眻畦app 翮楷羲誧厙桴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ag夥厙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婓盄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AG弊暱 翮楷す怢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郔陔腎翹厙桴 翮楷羲誧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羲誧厙硊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萇蚔淩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婓盄 翮楷蚔牁湮泆 翮楷す怢羲誧 翮楷ag夥源厙桴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す怢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忒儂app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忒儂夥源諦誧傷狟婥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夥源 翮楷AGよ耦 翮楷AG弊暱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蚔牁夥厙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萇蚔淩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婓盄 翮楷粗きapp 翮楷厙桴嗣屾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婓盄 翮楷忒儂唳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夥厙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ag厙桴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app狟婥 翮楷軓氈淩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AG弊暱泆 翮楷忑珜 翮楷蚔牁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忒儂唳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ag夥厙狟婥 翮楷极郤app 翮楷AGよ耦 翮楷羲誧厙硊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夥源狟婥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羲誧 翮楷羲誧 翮楷蚔牁す怢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狟婥華硊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蚔牁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萇蚔軓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翋畦 翮楷app狟婥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狟婥 翮楷AG弊暱泆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蚔牁 翮楷夥源狟婥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ag夥源厙桴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极郤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腎翹 翮楷眻畦app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忒儂唳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眻畦 翮楷摩芶 翮楷AGよ耦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厙桴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婓盄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蛁聊厙桴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萇蚔蚔牁夥厙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蛁聊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忒儂app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厙桴嗣屾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ag夥源厙桴 翮楷眻畦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翋畦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萇蚔淩 翮楷郔陔唳掛狟婥 翮楷婓盄 翮楷蚔牁す怢 翮楷厙桴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狟婥華硊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羲誧 翮楷す怢羲誧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AG弊暱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ag极郤す怢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す怢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婓盄す怢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蚔牁婓盄蛁聊 翮楷萇蚔淩 翮楷郔陔唳掛狟婥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羲誧厙桴 翮楷蚔牁 翮楷ag厙桴 翮楷蚔牁す怢 翮楷极郤app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厙桴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ag极郤す怢 翮楷极郤app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AGよ耦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夥源狟婥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忒儂app狟婥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蚔牁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羲誧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粗きapp 翮楷极郤app 翮楷蛁聊厙桴 翮楷AGよ耦 翮楷厙硊湮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ag极郤す怢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盄奻 翮楷极郤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蚔牁夥厙 翮楷萇蚔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翋畦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羲誧厙桴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粗き狟婥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agす怢 翮楷摩芶 翮楷夥厙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夥源狟婥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腎翹忑珜 翮楷忑珜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摩芶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萇蚔淩 翮楷す怢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ag厙桴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ag夥源厙桴 翮楷厙桴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蛁聊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忒儂唳 翮楷app狟婥 翮楷す怢蛁聊 翮楷忒儂夥源諦誧傷狟婥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蚔牁婓盄蛁聊 翮楷腎翹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极郤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萇蚔軓 翮楷ag极郤す怢 翮楷す怢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AGよ耦 翮楷羲誧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忒儂夥源諦誧傷狟婥 翮楷蚔牁婓盄蛁聊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忑珜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蚔牁す怢 翮楷翋畦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AGよ耦 翮楷眻畦app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羲誧厙桴 翮楷腎翹 翮楷す怢 翮楷ag夥源厙桴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腎翹 翮楷忒儂app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羲誧厙桴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ag夥源厙桴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婓盄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蚔牁 翮楷ag夥厙 翮楷忑珜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腎翹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厙桴嗣屾 翮楷ag极郤す怢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ag厙桴 翮楷厙硊湮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忒儂唳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羲誧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腎翹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app 翮楷摩芶 翮楷す怢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萇蚔 翮楷夥厙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AGよ耦狟婥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婓盄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夥源 翮楷厙桴嗣屾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ag极郤す怢 翮楷翋畦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AGよ耦 翮楷忒儂諦誧傷 翮楷腎翹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忑珜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忒儂夥源諦誧傷狟婥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婓盄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